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尚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图文)

时间:2021-03-18 23:54:10 来源:
出道20年,至今在演戏上仍保持不低的产量。除此以外,她还去唱歌、主持、直播,最近又当起了电商平台的“官方直播合伙人”。每一样都做得比很多人早,成绩还总是响当当。但在各种报道里,她似乎永远脱不开“坚强”“贤妻”“养家”“御姐”这些形容词,仿佛永远负重前行、被迫坚强担当。我们试图替她撕一撕这些标签,让人看看刘涛的柔软一面。然而她却毫不犹豫地说:我就是个非常刚强的人,特别“铁血”,而且生来就很拼。个性就如此,这就是刘涛。不是因为谁才变成了这样。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采访是在晚上11 点进行的。彼时刘涛刚拍完一天戏、又去录了一首歌,刚刚回到住地。

工作人员说,我们可能得控制一下时间,免得她过于疲倦。

但刘涛看起来神采飞扬,言笑间甚至听不出丝毫倦意,叫人几乎忘记她已连续工作15 小时,和之前的好几天一样。

“她很Enjoy。”这句话凭空跳进脑中。

与行程是否满档无关,一个人的状态总会透露出蛛丝马迹,显示出他对自我的现状是否足够满足。

满足感越足,匮乏感越弱。而匮乏产生焦灼,并带来一种轻微的游移感。有时即使掩饰得再好,这种游移感也会化作某种隐秘的振荡频率,由言谈举止的无数个隙缝间泄露出来。

但在此刻的刘涛身上,这种频率微不可见。她看起来充实、享受,而且干劲十足。

不是狂热,也不激进,就是,充满了劲头。

工作啊,生活啊,明天后天要做的事儿啊,都让她乐此不疲,还跃跃欲试。

“我就特别‘舍不得’睡觉。昨晚看剧本看到凌晨两三点,明明已经能睡了,我还是想着:‘还有什么东西要看吗?’‘还能再做点儿什么事吗?’”

案头工作什么的,在她身上是不存在的。

“你不要把什么都想成工作,你可以把它当成一种乐趣。就像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拉着闺密一起去吃个火锅、一聊聊到半夜,不也一点儿都不累?”

跟刘涛聊天,确实有种跟朋友约了个火锅、边吃边聊天的感觉。不累,踏实,不怕冷场,但也不打鸡血,也不会处处暗藏机锋。

就这么踏踏实实聊个天,挺好。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刘一刀语录

直播带货就像是,第一次带结婚对象回家

5 月的时候,刘涛多了一个“分身”:刘一刀。

作为聚划算平台的“官方优选官”,刘涛出现在了阿里员工的钉钉系统内,花名“刘一刀”。

此后,刘一刀至少每周都会做一场电商直播,每场持续四五个钟头。

5 月14 日,刘一刀首次直播,该场观看人数超过2100 万人次,成交额高达1.48 亿元,此后三场直播场场过亿元。6 月6 日的第四场直播,成交更是冲到2.2 亿元。

更令平台和行业观察者惊喜的是,刘一刀直播间的“新客成交比例”高达九成。要知道在今天激烈厮杀的电商江湖里,“新客成交”是一个无比金贵的指标。新客意味着新血、活血,意味着动能。

从这个意义上,新员工刘一刀的入职表现,开门红,满堂彩。

刘一刀直播间很快就成了产业媒体关注的分析案例。虎嗅网对此作出的一个描述是:刘涛做到了本应理所当然、但在实践中很少有人实现的事情:认真。

不只是说她认认真真进行直播,更重要的是,她认真去理解了电商直播这件事的本质规律:

“它不是我刘涛的个人秀,我不能把它当成一场演出或一场相声、一场脱口秀,没有用的,因为大家会对你个人的节目产生疲劳。现在大家要的是一种效率,他们想听你快速分享一些好东西,好东西和生活经验是不容易让大家疲劳的。”

摸清规律、沉浸其中、快速上手。只要曾身处职场你就一定会相信,刘涛真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任何事,只要我敢干,我就一定能把这事干漂亮。”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Q&A:

做刘一刀跟之前的工作相比,感受有何不同吗?

刘涛:这比参加一个真人秀还要真实。一切都是自己在cue,也没人在掌控你、要求你,最真心地在跟看直播的人沟通,我觉得责任心更重,我要非常严谨,真的要去了解很多很细的东西,我才知道怎么形容每个商品。

想听听刘一刀对电商直播的第一手经验分享。

刘涛:我觉得电商直播就很像: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想跟她结婚,所以你要带她去家里,介绍给你的爸妈,你为什么会爱上她?有什么好?你也要很了解家人的期待,希望你找到什么样的人。现在你找到了,她是来自哪个地方,有什么特点,你要把她所有的东西都跟家人说得非常细,让家人理解你对她的喜爱,因此接受她,甚至欢迎她。主播跟商品的关系就像是这样。常有朋友看了我直播之后问我,为什么你都能背得出来,你怎么记得这么多?我说就像你了解了一个人,你都知道他好在哪儿,所以你张口就来。

每场直播差不多四五个小时,要达到这样一个了解程度,花在每场直播商品上的准备时间要有多长?

刘涛:我都是利用零碎时间在做这些功课,比如每场直播有300 个产品报名,最后只能选30 个,那么这300 个产品我都得先去它们的(线上)店铺看看销量、评论,也要看品牌的属性适不适合我来直播,再反馈给平台去评估它的物流分、各种各样的分数够不够。筛了又筛,最后一步我才播。我有个体会是,比起知道“我想选什么”,我应该更明白的是我不选什么、我不要什么。

所以你会直接参与直播货品的筛选?这非常非常琐碎啊!

刘涛:这里面的方方面面真的都必须亲身参与,因为有时他们选的东西未必是我喜欢或能代表我的生活理念的。所有的货品都是跟生活息息相关的,那我生活中会不会用得到,性价比合不合适?如果很贵的话,为什么我会愿意推荐给大家去尝试?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得非常明白吧!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电商带货的直播非常挑战体力、耐力甚至肺活量,刘一刀还吃得消吗?

刘涛:就像拍戏,一喊开始,你的马达就要开始运转了,那时候不会考虑太多。我始终觉得很多时候不要自己心疼自己,你得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件事情,既然选择了就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吧,也是对其他人负责。而且我不只把它当成一个工作,也把它当成一种乐趣。就像好不容易休息的那天,你去跟闺密吃个火锅、一聊聊到半夜,每一次直播也可以当成跟闺密一聊聊到半夜,也是一样的。任何事都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它。就像上一堂课一样,有时候你会觉得是一种消耗,但为什么不觉得这完全就是在帮你长知识?

直播间的布置、直播的风格这些细节,你也会深度参与意见吗?

刘涛:实际做了之后我觉得在这方面“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我可能原本想做得更轻松、“松散”一点,但看直播的人已经有个习惯,就是只想知道你要推荐什么好东西、几点上链接,看完你今天的货他可能就要睡觉去了,他真的没有那么多耐心来跟你喝茶聊天。理想化的话,我本想以一个流动的方式,带着大家逛完整个房子,不是坐定不动的。但是一这样做,镜头一跟着走,我就看到屏幕上有留言:“不要一直走”“不要一直在动”“看不清很闹心”……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用多走动,也不用说那么多,把重点说清楚就可以了。

刘一刀的工作有KPI 或业绩目标吗?

刘涛:没有人给我这种压力,我当然希望成绩能更好,但我最不喜欢那种一味要卖多少钱的感觉。直播的目的是卖货,其实更多的是分享,比如之前不会想到要买的东西,但我们发现这东西挺好的,你再一用,原来真的挺好的。我应该给大家带来信息:原来现在日子是这么过的,原来还可以这样!或者这东西原来挺贵的,今天能这么便宜、还送别的东西,让大家过一个小节庆一样。我希望,第一是买得划算,第二是用得也要开心。

好像你对于时下最新的一些玩法,一直都跟得蛮紧,比如之前一开始玩明星直播,现在又有带货直播。这是因为你好奇心强,还是为了工作必须要跟上趋势?

刘涛:我始终觉得我们必须跟上时代。时代是在潮流当中,我想作为一个引领者,而不仅仅是个跟随者。更新换代永远不会停止。现在我们会回想过去那些经典的戏、以前我们生活的方式。若干年后大家再去想,原来我们还做过直播,还通过直播买过东西,一想到直播又能想到原来还有过一个刘一刀,我还成为了一个代表性的人物,我就觉得很骄傲。

你希望在每个阶段都留下一个自己的印记?

刘涛:我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没必要去抗拒,有一种参与感,你会乐在其中。我是一个特别好学也特别勤奋的人,也是个相对还挺敏锐的人。
 

我走到哪儿,哪儿就有安全感

我是安全感的“ 输出者”

刘涛的演艺之路既不属于“一夜爆红”型,也不属于“卧薪尝胆”型。一开始当演员只不过因为有人觉得她形象气质还不错,“你要不要来试试”,一试就是20 年。

2003 年《还珠格格3》里的慕沙公主帮她刷起了第一拨的观众缘。紧接着还有《天龙八部》《白蛇传》等作品,机遇不可谓不好,但也只能算是“一直有工可开”。

直到2013 年,她在赵宝刚导演的剧集《老有所依》里挑起女主大梁,并因此拿下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才算是在演员这条路上打通了任督二脉。此后,她逐渐接到《琅琊榜》《芈月传》《欢乐颂》《大宋宫词》等,机会越来越好,当然,她的表现也不负众望。

刘涛身边的人对她都有种不约而同的信心:别的事儿你不敢保证,可是但凡你要交给刘涛的事儿,这事一定能干好。

“我可能就是会拼尽全力去完成每一个别人给予我的任务的那种人。”

这似乎是一种在所谓70 后、80 后身上常见的“责任感式的自我要求”。因此也就突然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年来,刘涛不只做演员,也做真人秀、参加跨界歌唱比赛节目、做主持、做直播,还样样都做得很不错。

她在这所有的事情上,都是“非科班”,但都成绩斐然。

她就是个“因为别人的信任就能赴汤蹈火”“想尽一切办法把一个事儿做好”的人。久而久之她和她周围的人都渐渐发现,不是这些人、这些事给她安全感,而是她的存在就是安全感。

从这个意义上讲,外表干劲十足、精力超人且看不出年龄感的42 岁女演员刘涛,内心还是有个老派灵魂的。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Q&A:

赚钱这件事本身会给你带来特别大的安全感吗?

刘涛:说句不吹牛的话,不管是我在家里,还是在朋友、工作人员身边,或在片场,我真的觉得,我走到哪儿,哪儿就有安全感。因为我比较操心,比如在《花儿与少年》里很多人都看到,出发前我就带够了我所有用得着的东西。我是觉得一切东西都要靠自己,即便有突发情况,我也已经做足了准备。

你的安全感自给自足?

刘涛:对,我不会觉得安全感是其他东西给予的,我的安全感在于很知道我需要做什么准备。人生所有的准备要做足,这就是你给自己的安全感。

你是一个安全感的输出者。

刘涛:对,我觉得我是一个可以“给予”别人安全感的人。

喜欢打有准备之仗的人,万一碰到防不胜防的突发状况,你会因此特别焦虑烦躁吗?

刘涛:我会极其冷静,然后赶紧想办法,我觉得所有的思路、出路都在自己的脑子里。其实我觉得安全感还在于你到底想要什么,这个很重要。如果你得不到,但你又很想要,内心就会有特别不安定的感觉。安全感可能跟欲望也有关系。

没错。所以现在你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刘涛:我一直属于脚踏实地只看我眼前要做的事情,规划没有那么大。比如我接了这部戏,要拍三个月,我只会想这三个月我要做好这件事。三个月之后、明年的事,现在我可能想都不会想。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不会提前去预支焦虑。

刘涛:对,不会。

但眼下有什么事让你焦虑吗?

刘涛:工作和生活上,在现在的年龄,我自己各方面的积累都够了;需要去面对的,可能就是小孩的成长、教育,老人的身体状态,一年一年的,变化很快。上有老下有小这件事,多少还是会有点焦虑,因为这是无法不面对、也无法避免的事情。

这些感情是不可能割舍的,时间也是不可逆的。

刘涛:是的。每个人彼此之间的情感、彼此之间的依赖性,让人没办法那么洒脱,不可能不顾及这些东西。在40 岁左右的时候,这会是一种焦虑。

这些年来因为家庭的原因,关于你的报道经常就锁定在“赚钱养家”“坚韧不拔”“贤妻”等等,就好像把刘涛套牢了一样,你会因此感觉无奈吗?

刘涛:可能因为大家觉得我一直都很拼,又不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拼”。 “她那么拼不累吗?她是为了要赚钱吗?她要赚多少钱才够?”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从生下来就这么拼,拼是我骨子里的一种性格。其实人生到了一个程度,我反而更觉得一切来之不易,会更希望还有机会,我还要再往前冲一冲。慢慢地我觉得“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比别人怎么觉得更重要。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具体是指什么?

刘涛:我觉得遇到一个互相懂得,彼此相爱、体贴的人,共有一个家,对我来说是特别宝贵的,让我能一往无前地往前冲。如果没有扎实的爱和家庭关系,我会很容易变得一团糟。我们家孩子都13 岁了,我结婚都已经有两个7 年了,我很感恩我先生,因为他给了我更多的自信,他是非常体贴的,也不会束缚我、要求我如何如何,我可以用一种很自由的方式去做一个演员刘涛,实现我自己想实现的事儿。我觉得其实他挺伟大的。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在这个关系里,你是受到滋养的。

刘涛:所有的付出都是双方的,不是单方的;所有的成功也是双方的,不是单方的。就像我们老生常谈的话题:“平衡事业与家庭。”我觉得平衡最重要的是先理解。有了理解和支持,就会有种无形的力量去解决一切问题。

顺着刚才的话题,外界比较习惯给你贴上一些标签,比如总觉得刘涛很坚强、什么都能扛、御姐范儿、“攻气十足”等等,总之还是比较“强有力”的形象。这是你自己也希望展现给大家的吗?有哪些时刻你是软弱的?

刘涛:软弱真的比较少,温柔其实有,但我好像在骨子里确实没有软弱这个词。我就是一个非常刚强的人,就是“铁血”。我可能相对比较简单,我只是想把该做的事做好, 让大家开心。但我也会很温柔地去处理。我其实没空去想“我到底要不要呈现得比较刚强”,或者“ 要不要呈现得比较柔弱”,过于复杂了,没必要。我算是比较洒脱。“飒”字用在我身上确实还挺适合的。

在婚姻关系里,你最享受的部分是什么?

刘涛:最享受的,我老是收到对方给我的礼物。因为他买东西眼光超级好!我的衣服、鞋、包包,包括一些饰品,什么都是他买给我,我觉得很开心。我总是能收到他买给我的礼物,就特别开心,太开心了。比如前几天我在一个访谈上说了一句“虽然有时他比较大男子主义,但我会如何如何……”后来他就给我发了个微信:“虽然你说我有时会大男子主义,但我今天还是给你买了个特别漂亮的包……”

有什么事情是特别需要智慧去处理的吗?

刘涛:我觉得不管结婚多少年,彼此之间能保持一种“互相调侃”的情趣,永远不忘记夸对方、每天说点不一样的“赞美”的好话,时不时地互相送送礼物,这特别重要,会让两个人都开心,觉着日子过得挺有趣的。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