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快讯

> 生态快讯 > 正文

陈宪清评析齐普拉斯连任带给希腊债务新变数

2015-11-05 10:55
来源: 未知
【字号: 】【打印
    日前,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所在的左翼联盟在希腊大选获得胜利,并宣誓开始第二个总理任期。国际政治经济学专家陈宪清近期表示,齐普拉斯再度当选给希腊债务危机带来了新的变数。
      今年7月份,希腊议会通过第三轮救助协议,并在8月份获得第三轮救助贷款,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希腊债务危机。但是,陈宪清表示,第三轮救助贷款充其量只是缓解了希腊当前的债务危机,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希腊债务危机。而且,陈宪清认为,由于债务数量进一步增加,希腊经济状况并未得到好转,未来债务危机再度激化时候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
      陈宪清指出,希腊债务危机的根本在于货币的非主权性,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解决,希腊债务危机就不会得到妥善的解决。
      陈宪清说,世界货币史从实物货币演变到主权货币,最大的特征是货币的信用来源与政府的权力,任何国际化的主权货币背后都有主权国家的影响。但是希腊目前是属于欧元区的,欧元是在主权不统一的情况下形成的一种货币,陈宪清认为这种非主权货币的机理造成了今天希腊债务危机迟迟不能解决的根本。
      那么欧元的机理是什么呢?陈宪清说,欧元作为一种货币,其前提是设立一个中央银行,欧元成员国的货币政策是统一的,这就意味着如果德国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向好的时候,而希腊等欠发达经济体经济出问题的时候,到底是宽松还是紧缩就成了问题。这时候按照希腊的现实,就必须实行宽松货币政策,但德国等这时候如果货币宽松就怕的通货膨胀,所以当欧洲债务危机开始时,该有的宽松迟迟不出,那么希腊等就只能在经济衰退的时候承受高利率,经济更加下跌。
      陈宪清说,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其就可以采取独立的货币政策,在当前债务加大,经济陷入困境时,进行大规模的宽松,降低利率和汇率,以此刺激国内旅游业等的复兴,并降低债务成本,并吸引外资进入本国进行投资。当然,希腊也可以寻找新的债权人,比如美国和中国等,这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唯一可行的应对危机之策。
      陈宪清认为,欧元的非主权性决定了欧元无法按照各主权国家的现实需求进行符合国家经济状况的调整,而且欧元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受欧洲权力结构的影响不免偏向德国、法国等拥有经济霸权的国家,这将导致欧元各国内部形成不可解决的矛盾,最终导致欧元同盟的解体。
分享到:
( 编辑: 本网 ) 【字号: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