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艺术

河北商网 > 书画艺术 > 正文

寄情山水真性在 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2018-03-19 12:18
来源: 未知
【字号: 】【打印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马相魁,笔名浚桓、念慈,号五味斋主人,1956年生于邯郸临漳。现任中国文联华夏文化书画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文化进万家书画艺术中心主任委员,河北师范大学绘画艺术客座教授,中华文化研究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党政理论网河北频道艺术总监,河北省书画艺术对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并于2015年9月被国家文化部艺术扶贫专业委员会推荐,经专家评定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其画风淳朴浑厚、自然天成,颇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及个人风貌,作品多被海内外收藏机构及个人永久收藏。

1977年毕业于邯郸市专,师从著名山水画家朱永祥先生;

1979年以后从事美术教育工作12年;

1992——1997年师从著名国画艺术家吕云所教授演习山水画艺术;

1997年其作品《太行魂》获河北省国画大赛二等奖;

1999年作品《常青树》被河南省开封市艺术馆永久收藏;

2000年在山东省《羲之书画报》上刊出太行风貌系列山水画作品,引起社会普遍关注;

2014年入选为中韩书画艺术交流美术家;

2014年荣获盛会新闻出版界书画展一等奖(获奖作品《国魂》);

2016年7月被评为中华骄傲中国书画艺术家称号。

相魁先生工山水画,是一个非常有绘画天赋,非常敏感、富有激情、不拘小节、率真还有点泼辣的人。他挥笔作画,提笔落墨,往往随意而轻松,勾勒点染,显示出自由奔放的大气度。他的山水画探索,运用“道法自然”的意境,还融合了“道、释、儒”的哲理,画出了自身的阅历、修养和感情,画出了人和自然的依存,画出了历史文化的厚重。他画的是山水,表现的是人,是民族的历史文化,是人格精神魅力。这源自于他长期的创作实践所养就的扎实的笔墨技巧,还有与生俱来的艺术气质、聪慧和才情。

山水画一直是中国人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山水画就是中国的风景画,但又不是简单的描摹自然的风光,而是画家的精神的诉求与流露,是画家人生态度的表达,是画家人生追求的体现。从山水画中,我们可以集中体味中国画的意境、格调、气韵和色调。如清恽寿平《瓯香馆画跋》中所提到的“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睡”这些四季的神态、表情,都是“天”与“人”的融合统一,是人化的自然,旨在凭借对客观景物的描绘,寄托人的主观情感。 

相魁先生以历代名家为师,见贤思齐,虚心求教于比自己年长甚至比自己年轻的画家老师;以书本为师,广搜绘画资料,研习名家名画,如黄虹宾、白雪石、王中年、傅抱石、傅凌云、吕云所、朱永祥等;他更以自然为师,深谙“师古人,不如师造化”的画之奥秘,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陶渊明)的欢快心情,游走在雄浑苍郁的太行中,将山水画的“借景抒情、写形传神、造物在我”的创作规律运用的日臻娴熟,且兼具山水画南北派风格,取诸家而自成一躯,不断创作真善美的佳作。他的山水画作品,皆为山石丛木,奔流瀑泉、或云山烟霭,烟气出没,或回溪断崖、空濛寂历。观其所绘作品,山水绝涧,飞流泉涌,其态其势,恍若跣足披发散人穿梭于云霞飘渺之间。或匆匆如激电,或绵绵似清风,天真烂漫,情趣高古。  

他的《走进太行山》以长卷形式,描绘了连绵的群山冈峦,景物繁多,气象万千,构图于疏密之中讲求变化,气势连贯,以披麻与斧劈皴相合,表现山石的肌理脉络和明暗变化;设色匀净清丽,于青绿中间以赭色,富有变化和装饰性。作品意境雄浑壮阔,气势恢宏,充分表现了自然山水的秀丽壮美。《石门游记图》十一米长卷,以“咫尺有千里之趣”的表现手法和精密的笔法,把石家庄的西柏坡、天桂山、抱犊寨、苍岩山、大佛寺、赵州桥、嶂石岩等著名景点糅合在一起,予以无缝连接、全景式展示,画面亲切自然,毫无斧凿之痕。图里千山万壑争雄兢秀,江河交错,烟波浩淼,气势十分雄伟壮丽。在运笔上,作者继承了传统青绿山水画法,更趋细腻严谨,点画晕染均能一丝不苟,于山岭、坡岸、水际中布置、点缀亭台楼阁、茅居村舍,水榭长桥及捕鱼、驶船、行旅、飞鸟等,描绘精细,意态生动。整个画面雄浑壮阔,气势磅礴,充满著浓郁的生活气息,将自然山水,描绘得如锦似绣,分外秀丽壮美,是一幅既写实又富理想的山水画作品,全图既壮阔雄浑而又细腻精到,不愧是青绿山水画中的一幅巨制佳作。

如果说,他的上述画作具有”峰峦浑厚、势壮雄强、落笔老硬、与山传神的北宗风范的话,他的《春天的故事》则具有“平淡天真、融浑静穆”的南派神韵。此图描绘了江南二月桃杏争艳时人们春游情景。全画以自然景色为主,放目远眺:青山耸峙,江流无际,花团锦簇,湖光山色,水波粼粼,人物、楼阁点缀其间。色彩明丽,古意盎然。

相魁先生曾师从太行画作大家吕云所先生,继承了吕先生的“朴实浑厚,笔法老辣苍劲,气势博大雄浑,意境深邃”的太行画风。其太行山系列作品追求浑厚、博大、凝重、深沉、雄壮的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用艺术思维将心中太行的内在张力及生命力,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观其太行画作,仿佛作者站在高山之颠,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宏大气魄,俯瞰天地万物,将苍山险峰的万千仪态,春树秋叶的时光变幻、飞瀑激流的迂廻灵动,汇于心而凝于情,倾其墨而化为彩,赋于山水以“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有着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

古人云:“字如其人,画如其人。”没有好的品格,其作品的格调不会太高。相魁先生生于河北、河南两省接壤之地--临漳。临漳古称邺城,乃“建安文学”的发祥地。受诸多文化先贤精神的熏陶,耳濡目染,成就了他极高的传统文化造诣和中国文人那种“逸志不群、卓然独立”的旷达风骨。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曾说:“自古善画者,莫非衣冠贵胄,逸士高人,非闾阎之所能为也。”近代陈衡恪则认为“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文人画讲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通过其作品,托物言志,抒发情怀;在艺术上他们大都有自己的独特追求,体现着自己的个性风格。相魁先生的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他的诗画结合不但形式感剧烈,而且借物抒情,甚至借题发挥,尽情倾泻胸中之气。如在《太行竞秀》上题:“太行雄峰破云起,四顾群山座座低。隔断鲲鹏傲天路,只容日月过东西。”他作画常常是随兴所致,自由发挥,一扫古人文人低迷消极之气,顺应时代审美要求,注重艺术自身发展,重视师造化和个人独特的感受,抒发个性,昂扬向上,自成家法,使情感得到充分的发挥。其对山水画艺术至高境界的不懈追求,令人叹服。

相魁先生具有”诗人的情感、哲学家的头脑、杂技演员的技巧、科学家的毅力”,随着其艺术感悟等诸方面的不断提升,其笔下的每一件作品必将升华到“澄怀观道”、“应目会心”的畅神怡情的境界,相信画家的艺术之路定会越走越宽,越走越远。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寄情山水真性在情趣高古写丹青——记山水画家马相魁先生

 
 
分享到:
( 编辑: 本网 ) 【字号: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