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动态

河北商网 > 法制动态 > 正文

高么群和锦江矿业崖底矿区祸害三门峡陕州的调查报告

2019-11-25 15:53
来源: 河北商网
【字号: 】【打印
    本网讯(时事新闻记者杨奉 来自三门峡的报道)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王家后乡崖底村位于黄河南岸,地下铝矿、煤矿资源丰富。2012年4月,高么群从锦江公司承包了崖底矿区。多年来,高么群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左右媒体记者、勾兑政府官员,收买权力部门。危害这里的政治生态和自然生态。

    高么群打着锦江矿业合法的外衣,无限扩大开采范围,非法组织聚集上百人的人员,统一着装(迷彩服)、统一军事化训练,佩戴安全帽、配备洋镐把和专用车辆,私自买卖强征、强租耕地、天然林、强拆民房、强挖祖坟,村民稍有意见和不从就打骂拖拽限制人身自由。由于非法开采,向社会非法倒卖高品质铝矿资源,高么群成了陕州区的富甲一方、政协委员、优秀企业家。

    高么群收买媒体,勾兑官员,左右权力部门,声称:“在三门峡陕州区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我想把谁做了就做了。”

以下是记者从三门峡采访到的触目惊心的事实。  
一、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当地群众当回事。
    陕州区王家后乡崖底村采矿权人是三门峡锦江矿业公司,采矿证编号:C4100002009093120038577,矿区面积:2.1794平方公里。2012年4月陕县锦江矿业非法将崖底铝矿承包给了高么群。高么群,身份证号:411222196709265510。高么群以其表弟张建峰名义注册了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现名为三门峡市陕州区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

    高么群打着锦江矿业合法的外衣,强拆民房,打砸群众。
    1、高么群派人强拆张海涛家。
    2013年4月7日上午9点钟左右,高么群听说张彦军的2个儿子都不在家,于是迅速组织了100多工人和2台挖机,闯进了张家大院,将62岁的张彦军爱人朱百枝拳打脚踢,强行抬到了屋后200米远的路边上。之后,2台挖机将张彦军家的6孔砖窑房、2间平房、4间瓦房(新宅400平米)、门楼,以及祖上居住的4孔窑洞(467平米)瞬间铲为平地。积攒多年的45000余斤小麦、4300多斤玉米、420余斤芝麻、800多斤面粉、280斤菜籽油全部埋没。张海涛的结婚家具,结婚戒指,首饰及被褥、多年的衣服,2把老式文物椅子,2罐银元,1个古董、1000元现金(可能被现场人偷走)铲埋在了废墟下,将2个组合柜、4张床、320盏矿灯和所有用具,家里的锅碗瓢盆砸碎并用铲车运送到深沟里进行现场证据销毁。强租并毁灭耕地8.83亩挖矿。
    2、高么群派人强拆马书振房屋
    2012年11月16日晚7时,高么群指派高栓么(高么群哥)带领几个打手,强行把马书振拉到崖底村自采矿部,几个人把马书振按在地上暴打一顿用酒灌醉,几个人看管将马书振控制在一间小屋里,第二天早上6时高栓么才把马书振放出来,高么群趁着夜深人静,安排几十个打手,两台挖掘机,几台大车瞬间将马书振400多平方房产、院墙、门楼、家具农具、粮食、衣物、祖传的金银首饰、祖传老家具、老织布机、纺花车、100多个老人头银元、现金全部拉走倒入矿坑。

    这突然发生的状况,令马书振措手不及,当即马书振向王家后乡政府、派出所举报,派出所说:“只要没有把你打伤我们就管不了,你找政府说吧”,政府说:“找高么群协商解决等候回音”,之后始终得不到解决。
    3、高么群派人强拆马书振家祖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老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2013年10月份,没有任何人跟其打招呼,马书振家的13座祖坟又被高么群派人挖掉,26位先辈的遗骨被倒入深沟,被矿渣深埋。为此,马书振又开始了第二轮上访。

    马书振去找高么群理论,高么群让手下把马书振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威胁说:“别给脸不要脸,拿点钱走人,再闹我把你全家都弄死”。马书振的问题,至今仍然没有解决。
   4、高么群派人强拆马金柱家。
    崖底村民马金柱说,2013年3月5日,高么群趁马金柱全家外出之际,组织打手50多人,挖掘机两台,仅用10分钟时间就把马金柱家的住宅房屋家内全部财务挖掉装车拉走。马金柱找高么群理论,他的手下要动手打马金柱。补偿问题一直未果。
    5、高么群派人强拆马荣祥家。
    2013年3月15日上午,高么群带领40多人,身穿迷彩服,开着挖机未经过同意,企图强行挖马荣祥承包的耕地进行采矿。马荣祥和家人上前阻拦,高么群命令打手将他们拖出50米外,几个人强行将他们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当时马荣祥向派出所、乡政府报了案,后来高么群只是出了土地租金了事。马荣祥的十几亩耕地全部被高么群开矿挖没有了。

    高么群进驻崖底村进行露天开矿以来,像这样的悲剧上演了很多起,高么群直接扬言说:“谁反抗我就打谁,谁上告我就整谁”。
二、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投资商当回事。
    1、被高么群坑骗的投资商杜靖平。
    2012年3月高么群承包了锦江矿山共八个采矿区。卢氏县人杜靖平应高么群邀请,负责其中的第二采矿区工程。此工程是露天开挖施工,主要是剥离开挖土石方,开采铝矿石和原煤。

    高么群对杜靖平等采矿投资人许诺,保证大家三年后都是千万富翁。因为相信了高么群的话,杜靖平将挖掘机7台、装载机3台、钻孔车4台、洒水车两辆、自卸车30余辆,招聘施工人员80余人,开赴施工现场。

    杜靖平多次找高么群签署施工合同时,都被推托。2012年4月到2017年底,杜靖平为第二采矿区投入设施2500余万,垫付生产资金1000多万。支付利息2000多万。累计开挖土石方1800万方,开采氧化铝矿石100多万吨,开采原煤45万吨,创造价值几个亿。但高么群不签合同,不验收结账,拒付工程款。杜靖平因此陷入绝地。2017年,高么群给杜靖平打电话:“带上你的设备有多远滚多远。”然后高么群用黑社会手段对付讨说法的杜靖平:

①2018年3月22日,杜靖平找到高么群家里。高么群的伙伴刘印说:“杜靖平你想干什么,在三门峡我想把你做了就做了(意思是杀了)。”
②高么群又说:“我的朋友对你的手机进行了定位和跟踪,实时监听你的电话。”
③高么群又说:“我有个朋友是玩枪的,心狠手辣什么事都敢干,准备暗杀你。”
④高么群还说:“我有个朋友,日子过不成了,说好了要与你同归于尽。”
⑤高么群还说:“我准备制造车祸把你干掉。”

     杜靖平把相关情况报了警但没有任何回音。

     高么群又说:“在三门峡、陕州境内谁也把我不怎么样,一切我都可以用钱摆平。”
2、被高么群坑骗的投资商蒋振有。
    2012年5月5日,蒋振有一家经过实地考察召开家庭会议,委派女婿郭蔚负责,承包高么群承揽的锦江矿业崖底矿第三采区施工工程。七年来蒋振有家共计向该采区投入挖掘机6台、装载机两台、潜孔钻机两台、载重车两辆、洒水车一辆,租用社会运渣车30余辆,共计装备投资1800万元,工程施工垫支与设备投资6200万元,开挖土石方量2500多万方。

    高么群利用锦江的声誉欺骗说,“锦江矿业是开曼铝业的下属,国有控股企业,一切按照锦江原来的规矩办,一定让你们赚钱。等以后按照锦江的老合同签个字就行。”

    这样,蒋振有家的采矿区给高么群干了六七年,没有签过任何合同,没有进行过任何正常的工程验收、结算和付款。
三、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生产安全当回事。
    在高么群承包锦江矿业公司崖底矿区开采期间,发生了多起安全生产事故。该矿在发生安全事故后,不是第一时间内将事故上报给上级有关部门,而是采取隐瞒、转移尸体,异地火化,高额赔偿,让死者家属为其保密等办法,进行事故隐瞒,以此来逃脱安监部门的追究和法律的制裁。
(一)、安全事故致段陆峰死亡。
    该矿在2012年11月3日,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王家后乡赵庄村村民段陆峰死亡。事故发生后,高么群隐瞒不报。会计凭证显示,2012年10月31日,支付赔偿472000元,领款人段小瑞(段陆峰父亲)。
(二)、安全事故致杨勇强死亡。
    2013年8月18日,该矿挖掘机在采区工作面作业时,由于山体悬空太高,造成山体塌陷,不幸将挖机司机杨勇强掩埋(陕县张湾乡七里堡村二组)。最终造成车毁人亡的悲剧。杨勇强,1964年生,50岁,妻子:孙小娥,大女儿:杨梅,小女儿:杨二梅。事故发生后,没有上报该起事故,最终以高额赔偿进行私了。2014年3月17日的会计凭证显示,瞒报该起事故花费100万元。
(三)、安全事故致三人死亡。
    2013年10月29日夜,该矿在夜间施工作业时,由于无安全措施,致使李关堂柴洼大队的村长)承包高么群的第八采区山体大面积塌方,当场将拉土车司机朱玉涛,挖掘机司机马龙,画号发牌工贺新财三人埋没。挖出后,三人均已死亡。高么群安排妻弟李红军、姐夫李关堂、姊妹高秋云、管理人员赵民生、张宗方、柴琪珉等出具30多份虚假证言,谎报瞒报事故逃避责任追究。

    朱玉涛,拉土车司机,1980年3月生,34岁,家住陕县柴洼胡果村。父亲朱当群,母亲刘栓枝,妻子段娟娟,大女儿朱春燕9岁,小女儿朱春雪2岁。高么群为瞒报赔偿85万。

    马龙,挖掘机司机,1998年7月14日生,15岁,家住陕县王家后乡崖底村。父亲马保卫,母亲柴关娥。高么群为瞒报赔偿85万(童工)。

    贺新财,发牌画号工,1960年生,54岁,家住陕县柴洼下土桥村。原籍驻马店人,为李家上门女婿,妻子张满香崖底上岭村人。高么群为瞒报赔偿85万。
(四)、安全事故致贺敏峡死亡。
    2014年1月14日,高么群铝矿的第八采区又发生一起塌方事故造成王家后乡上庄村村民贺敏峡死亡。贺敏峡,45岁,为该矿管理人员。父亲:贺占军,妻子:袁小金,儿子:贺华华,女儿:贺梦丽。事故发生后,高么群为瞒报赔偿485000元。让家属为其保密,制造假现场,隐瞒事故真相。
(五)、2018年的安全事故。
    2018年12月2日,高么群矿区发生渣坡滚石,本采矿区渑池承包人的妻弟在此,被滚下来的巨石砸到车上,造成一人当场死亡。
有钱可以买命,在高么群和锦江矿业崖底铝矿体现的淋漓尽致。
四、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督察和党报当回事。
   1、《河南日报》的重头监督报道没人当回事。
    马书振因为房子和祖坟被高么群强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就一直在上访。2016年10月16日,河南日报在民声民情版头条显著位置,发表了河南日报记者刘新平对马书振的采访稿《该给的赔偿补偿啥时到位》,并配发了评论《群众的事再小也不能拖》。

    河南日报的稿件中说:“地方领导都说这不是个事情,容易解决,但领导换了几次,承诺依然未兑现。”

    但省委机关报《河南日报》的稿件发布后,至今又三年了,马书振反映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的迹象。
在高么群眼里,《河南日报》啥也不是。
2、中央环境督查组点名高么群承包的崖底矿区。
    2018年06月22日,人民日报发布《河南新乡及三门峡矿山治理敷衍应对督察》,文章称,根据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河南省督察整改方案明确:要加强矿山生态修复和扬尘综合治理。根据在“回头看”的同时统筹开展专项督察的安排,近日,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三门峡两市矿山修复、治理情况开展检查,发现问题依然如故,生态破坏严重,扬尘污染突出。

    2016年11月,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河南省反馈督察意见时指出,三门峡市黄河南岸矿产开采处于无序状态,矿山恢复治理工作严重滞后。三门峡市境内黄河南岸的锦滨矿业公司、锦江奥陶矿业鱼里铝矿、锦江矿业崖底铝矿等矿区无序开采现象依然如故,废渣依旧乱堆乱放,穿行车辆带起漫天灰尘,特别是第一轮督察重点指出的黄河湿地生态破坏问题整治修复不到位,覆土松散,树苗成活率低。

    中央环保督查组点名的锦江矿业崖底铝矿,正是高么群承包的区域。很明显,高么群和他背后的保护势力,一直在与中央环保督查组较劲,一直在硬挺着。
  五、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当地政府当回事。
    1、马书振上访,副市长协调没用。
2017年9月,三门峡市长安伟为了社会稳定,成立了巡视组。陕州区由三门峡市副市长牛兰英为组长。这次巡视目的是稳定上访户,处理解决遗留问题。

    2017年10月23日上午10时,巡视组来到王家后乡,员玉红书记向牛市长汇报了王家后乡上访户的遗留问题,主要是崖底村马书振被高么群强拆房屋和强拆祖坟长期不能解决的上访问题。牛兰英要求尽快解决问题。

    此后,乡书记员玉红、乡长高碧波、柴洼派出所所长胡建忠三人,共同找高么群多次协商,与高么群达成共识,高么群同意签字赔偿马书振70万元。

    2018年初,乡领导多次派人找高么群要马书振的赔偿资金。高么群出尔反尔,不予兑现。

    在高么群眼里,当地领导算个屁。
    2、蒋振有、杜靖平上访,区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协调无果。
    第三采矿区蒋振有投资被坑骗的事,蒋振有多次找高么群不予理睬。2018年4月4日蒋振有、杜靖平上访到三门峡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吕大卫转交陕州区委书记骆玉峰处理。

    骆玉峰批转给刑警队。几个月后,刑警队长说,“我们查了,高么群没有犯罪。”

    2018年7月27,骆玉峰又将此事交给政法委书记狄玉华处理。2019年3月20日,政法委书记狄玉华约了高么群和蒋振有最后协商两个方案,一是高么群付给蒋振有5000万了事。二是有政府邀请有资质的第三方进行实地测量工程量,给蒋振有结算。

    2019年3月20日狄玉华通知蒋振有说:“经政府与高么群和高么群代表王珂协商,高么群同意按第二种方案执行,有政府监督尽快签订施工结算协议,由政府聘请测量队和会计事务所进行最终结算,尽快向前推进”。

    陕州区委书记骆玉峰多次给蒋振有说:“你们哪里都不能去,我们一定给你解决。”但是:从2018年4月4日骆玉峰书记,狄玉华书记接案至今杜靖平、蒋振有一共上政府大楼127趟,骆玉峰,狄玉华书记共接待、参与协调几十次,组织锦江矿业协调两个月形成会议记录两份,至今仍把高么群没办法。
六、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土地生态当回事。
     毗邻黄河的河南省陕县王家后乡崖底村,全村200余户,1000余口村民。村子北靠黄河,周围遍布数千亩的生态柏树林。2000年,在国务院退耕还林政策的指引下,村民又栽上了2000余亩的杨树、经济林和黄河防护林,使这里良好的生态环境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但是,高么群的到来,崖底村的舒适安逸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坠入无底深渊。崖底村民眼睁睁看着大片大片的森林倒下,大面积的土地被毁,耕作层被彻底破坏,山上的植被彻底不复存在,短时间内山清水秀的村庄成了尘土飞扬、硝烟弥漫的矿区。最关键的是,群众的住宅也被一点点蚕食,随着开矿的进展而倒下。
七、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国家税务当回事。
    2012年,高么群以自己表弟名义在工商所设立了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表弟既不是股东,也没有参与公司任何经营活动。工商显示高么群不是公司股东,没有担任任何职务,却实际掌控着全部生产经营和经济大权。高么群披着合法企业外衣,依托锦江矿业的影响力,用这个不起眼的机构,大肆偷税漏税。
(一)、高么群的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设立7个对公账户和几十个对私账户。
    2012年4月15日至2018年1月31日记账凭证显示,私设黑账收入11。2亿,逃漏巨额税收。通过违规账户将巨额现金转入私人账户:

    1、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在不同金融部门设立对公账户7个账号:有尾号是0072、尾号是9241、尾号是0135、尾号是1135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有尾号是0077、尾号是0009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有尾号是0135的中原银行账户。
    2、高么群安排其大姐高云峡任公司现金出纳。高云峡办理各金融机构私人银行卡几十个,为高么群及妻子李转红提取转移大量现金。
    3、高么群通过其妻弟李红军的11个银行卡经手非法出售高品质铝矿石,收取大量现金和银行转账承兑汇票。
    4、高么群经妻子李转红转移公司大量现金。
(二)、从天眼查上查询到的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部每年给工商局的年度报告数据如下:
     2013年报告:资产总额10万,销售总额5万,纳税总额0;2014年报告:资产总额10万,销售总额5万,纳税总额0;2015年报告:不显示;2016年报告:资产总额10万,销售总额不显示,纳税总额不显示;2017年报告:资产总额450万元,销售总额3600万元,纳税总额189万元;2018年报告:资金数额:2000万 ,销售总额不显示,纳税总额不显示。
(三)高么群的会计凭证显示,从2012年4月到2018年1月,总的收入11.2亿元,但纳税额度只有不到200万元。
    蒋振有手里有从高么群2012年4月至2018年1月31日财务会计记账凭证,从这些账册中计算出,高么群的陕县硖石金顺矿产品购销站的相关账户上的主要收入情况如下:

      2012年4月至2012年12月,收入1.5522亿元;2013年度,收入3.0218亿元;2014年度,收入2.0749亿元;2015年度,收入2.0283亿元;2016年度,收入1.6482亿元;2017年度,收入0.636亿元;2018年1月,收入0.2642亿元;以上收入总的合计:11.2256亿元。但从天眼查看高么群上报工商局的收入仅仅几千万,上缴国家的税务不到200万元。

    审计方面的专家分析称,从这些账表和票据来看,其收入11个亿是确切的,真实的。其上报的不到200万税款也是可信的。那么,他们偷税漏税的数额应该是巨大的。初步判断偷税漏税应该上亿,确切数目有待税务部门进行稽查。
八、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从不把倒卖炸药当回事。
     高么群支付巨额炸药协调费,向公安人员、民爆公司、锦江矿业高管巨额贿赂,私设炸药库,利用锦江矿业崖底铝矿合法外衣向周边矿点非法大量出售炸药,有证据证明高么群向卢氏县五里川镇邢建房采石场非法出售炸药百吨,雷管万发,牟取暴利。

蒋振有手里有高么群这几年的记账凭证。显示的主要证据材料如下:
票据1号:记账凭证2018年1月30日支付陕县公安局炸药协调费5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2号:记账凭证2017年7月1日通过李月胜送公安局5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 3号:记账凭证2013年7月17日付李月胜15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4号:记账凭证2013年6月20日付李月胜炸药协调费21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5号、记账凭证2013年6月16日付李月胜炸药协调费15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王俊芳。
票据 6号:记账凭证2013年5月14日付李月胜现金20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7号:记账凭证2013年3月5日付派出所现金2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8号:记账凭证2012年元月29日付李月胜炸药协调款21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王俊芳。
票据9号:记账凭证2012年11月24日送李月胜烟酒款12000元,付款人:高么群、高云峡、王俊芳。
票据10号:记账凭证2013年9月14日付派出所现金50000元,中华牌香烟6条,付款人:高么群、李红军。
票据11号:记账凭证2014年8月26日付李月胜55000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12号:记账凭证2012年7月21日出售炸药23870元,付款人:高么群。
票据13号:记账凭证2017年8月31日出售炸药差价10524元,付款人:王俊芳。
票据14号:记账凭证2012年10月23日,送尚润绍中华烟50条27500元。净收入:高么群。
票据15号:2018年7月28日高么群非法使用炸药在黄河炸鱼,将李官堂右臂炸飞,肋骨炸断5根,三门峡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住半月,后转住院部23楼25床。
票据16号:2017年12月31日高么群销售炸药收入101554元。
票据17号:2012年6月19日高么群销售炸药收入10836元。
其行为已经造成危及国家公共安全、社会稳定、侵害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安居生活。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和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进行严肃处理。
九、高么群和三门峡锦江矿业崖底矿区,为什么一直横行陕州?原来一直在做着左右媒体、勾兑官员、收买权力部门的勾当。
蒋振有保存的高么群的记账凭证中,保存有大量的左右媒体记者、勾兑各级官员和收买权力部门的官商勾结材料。主要证据如下:
证据1号:2013.1.8高么群、赵金屯付经济日报记者现金10000元。
证据2号:2013.1.24高么群、赵金屯付郑州国际商都报记者现金10000元。
证据3号:2013.1.30高么群、赵金屯付中国网络导报、中国国情网报记者现金10000元。
证据4号:高么群、赵金屯付经济视野记者现金8000元。
证据5号:2013.9.9高么群、赵金屯付郑州媒体现金10000元。
证据6号:2013.11.3李红军、赵金屯付经济报记者现金10000元。
证据7号:2013.9.3高么群、赵金屯付媒体特别费用30000元。
证据8号:2012.12.19高么群、高云峡付记者业务活动费30000元。
证据9号:2013.5.24高么群、高云峡给北京经济报社记者梅小平汇款120000元。
证据10号:2013.11.25高么群、赵金屯付中国新闻报记者张东良现金30000元。
证据11号:2013.11.23高么群、赵金屯付中新社河南新闻网杂志社现金6000元。
证据12号:2013.11.20高么群、赵金屯付西部时报记者王经山现金30000元。
证据13号:2017.7.22高么群送政协现金50000元。
证据14号:2017.7.1高么群付公安局现金50000元。
证据15号:2016.1.30记高么群账凭证载明付陕县公安局协调费50000元。
证据16号:2015.12.31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1524564元
证据17号:2015.12.31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111400元。
证据18号:2015.12.31高么群记账凭证显示付协调费1205000元。
证据19号:2015.12.31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208164元。
证据20号:2015.10.29高么群付林业协调现金20000元。
证据21号:2015.6.30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100000元。
证据22号:2015.2.8高么群送红包10000元。
证据23号:2015.1.29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20000元。
证据24号:2014.12.24高么群、赵金屯付协调费10000元。
证据25号:2014.12.12高么群付崖底村现金10000元。
证据26号:2014.12.11高么群付林业协调现金67000元。
证据27号:2014.9.16高么群付柴琪珉现金200000元。
证据28号:2013.12.4高么群付王家后乡国土所现金5000元。
证据29号:2013.10.23高么群、李红军送环保局30000元。
证据30号:2013.9.14高么群、李红军送派出所现金50000元.中华牌香烟6条。
证据31号:2013.8.15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林业协调费100000元。
证据32号:2013.8.13高么群、赵金屯付王佳慧乡政府贺彦成现金25000元。
证据33号:2013.7.31高么群付林业协调费100000元。
证据34号:2013.6.20高么群记账凭证记载付炸药协调费210000元。
证据35号:2013.6.16高么群、王俊芳付炸药协调费150000元。
证据36号:2013.4.30高么群记账凭证载明付协调费100000元。
证据37号:2013.4.25高么群付协调费250000元。
证据38号:2013.3.30高么群付协调矿石过站费150000元。
证据39号:2013.3.20高么群付王家后乡协调费350000元。
证据40号:2013.3.5高么群付派出所现金20000元。
证据41号:2013.1.29高么群、王俊芳付炸药协调费210000元。
证据42号:2013.1.28高么群付国土厅、煤炭厅费用30000元。
证据43号:2012.10.23高么群送中华牌香烟50条。
证据44号:2012.10.3高么群付公路局石建刚现金10000元。
证据45号:2012.1.31高么群记账凭证显示付协调费200000元。
证据46号:2012.12.18高么群付环保局现金50000元。(见证据18)
上述票据,前12项,是收买一些媒体的票据。12号至46号票据,是高么群收买部分官员及部分部门的票据。这些票据目前蒋振有处保存有。从这些票据中,可以看出部分官员和部分机构与高么群沆瀣一气。或者说,这是高么群保护伞的直接证据。其中大量的协调费,是怎么的,进了谁的口袋?
不知道从这些票据中,能挖出多少腐败分子?我们期待着。
(2019年11月22日)         
 
 
分享到:
( 编辑: 郝秀国 ) 【字号: 】【打印】【关闭